蔡英文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1月31日晚,在民进党举办的年会尾牙(闽南语:公司组织年终聚餐联谊活动)上,身兼党主席的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上台致辞。调侃戏谑之余,还不忘就年底的选举向党内温情喊话,谈笑风生。

一向不苟言笑的蔡英文,当晚却显得十分轻松,最后更抽中了由“总统府”提供的奖品保温杯,自己的奖品自己中,让蔡英文和在场党工惊讶片刻之后,一起报以大笑。

只不过,春江水暖鸭先知。不只台面上的各方政治势力,就连对台湾政治情势稍有敏感的明眼人,此时恐怕心中都清楚得很,这很可能是蔡英文过的最后一个好年了。

1月22日,蔡英文做客深绿名嘴郑弘仪在三立电视台开办的新节目,上任后首度接受电视专访,令人跌破眼镜。毕竟过于保守与低调的行事风格,是国际谈判专家出身的蔡英文早已养成的职业习惯,更是蔡在政坛小心行走的不二法门。不到万不得已,蔡英文不会走出自己为自己划定的有形或无形的舒适圈。

而这一次,过去只有在重大施政风波时才会露面的“神隐小英”,居然愿意破天荒地走向台前,倒也让外界迅速接收到了蔡英文这一迫不得已释放的信号:重重压力下,她终于坐不住了。

2018年1月,蔡英文接受三立iNEWS郑弘仪专访,火线说明争议性政策。她在电视上表示,“我的意志千万不要小看”。


毕竟与四十余年来活跃在政治舞台上的民进党人士相比,2004年才正式入党的蔡英文,其实是一位最不民进党的民进党主席。

老一辈的民进党人,为了在两蒋时期紧张逼仄的政治环境中生存,练就了一身搏版面、走街头的本领。他们对镁光灯有着本能的追求,深切地知道什么风格、何种言行能够为其获得更多的版面、关注与选票。他们积累了大量而实用的政治表演功底,因而拥有独特的政治戏剧张力,是真正把政治舞台当表演舞台的人。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早期的民进党人士个个能够叱咤风云,在历史舞台上先后粉墨登场。而这种本领,甚至已成为他们难以摆脱一种惯性与膝跳反射。

譬如那位坐过两蒋黑牢,曾在桃园称霸一方的吕秀莲,便因两度意外当选有名无权的台当局副领导人,而沦落为装点阿扁的门面和绿叶。这让失去政治表演舞台的吕秀莲,不由顾影自怜,自称“深宫怨妇”。也不知是那八年的巨大落差留下了何等的心理阴影,让2008年便黯然下台的她,直到2018年都还在拼命作秀,即使一次次止增笑耳也在所不辞。

但蔡英文不一样。

吕秀莲送给蔡英文的猫图案礼物。


作为经贸法学领域与国际谈判专家,蔡英文长期接受的学术与谈判训练,让她养成了台湾政治人物中罕见的谨小慎微的行事风格。她喜欢躲在幕后运筹帷幄,适应了变化诡谲的纷繁情势,更早已练就了牢牢掩藏自己真实心理与意图而不易被他人看穿的本领。

她已习惯于为自己筑起一堵心墙,再躲在“总统府”或官邸内出谋划策。倘若这还不够,还是有人想要向她拍桌子、拿起大喇叭“放录音带”,她就搬出马英九都未曾使用过的“拒马”,再划下史上最大的禁制区。

但这也让入党仅仅四年便入主民进党中央的蔡英文承受了不少压力。党内大佬苏贞昌便曾吐槽蔡英文“完全不是一个有力的领导人,也没有能力迅速解决问题”。谢长廷也直言,蔡英文“学者性格太重,缺乏与民进党支持者连结的能力。”

事实上,初上任时的蔡英文为了争取绿营民众的认同,在万不得已下,只能强迫自己去妥协、去努力地民进党化。她开始学着去发动群众、走上街头,学着去主动挑衅、制造争议。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民进党,哪怕被党内大佬们认为“干不过两年”。

2009年,时任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在挺扁第一线。


讽刺的是,就是这么一位被看衰“干不过两年”的蔡英文,在派系林立的民进党内纵横捭阖,在没有派系奥援的背景下,摆平了党内派系的层层山头。不只把已经送进ICU加护病房的民进党从死亡线上拉回,更在短时间内完成了民进党的再造与再出发。

曾经努力民进党化的蔡英文,却最终让民进党慢慢地蔡英文化。换句话说,民进党从未像现在这般拥抱体制,这般的靠拢国民党。

然而,正是蔡英文将被打趴在地的民进党扶了起来,近乎不可能地在八年后首次实现完全政党轮替。此前,民进党从未拥有过如此多执政的县市,从未拥有过“立法院”绝对多数地位,从未以过半优势入主过“总统府”。这些从未,在蔡英文手中被写进历史。

也正是蔡英文,在执政仅仅一年半时间内,利用她一手创造的政治优势,迅速完成清剿国民党不当党产、消灭国民党附属组织、借转型正义推动去蒋化、改制农田水利会为官派,精准出击、刀刀见骨,企图将国民党连根拔起,再无东山再起一天。

显然,蔡英文的一连串暴击,确实让本就扶不上墙的国民党更加难以招架。国民党也从未像今天这样揭不开锅,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之下,两位党主席都疲于应付金钱压力,而无力于国民党的再造与再起。整个党的生气始终轻微且游离,哀莫大于心死,就连蓝营支持者们都再没有当年包围中央党部逼宫李登辉的热情了。

回顾蔡英文上任的这626天,除去“蔡英文打脸蔡英文”的劳基法修法之外,蔡英文任内几乎所有的改革,都落脚在对国民党的追剿之上。这一心执政为党的626天,让蔡英文绝对对得起民进党的创党元老们。

本轮台湾劳动基准法修正被质疑过度倾向资方,与蔡英文早年的劳工观点相左。


党龄只有13年的蔡英文,除了那个连她本人都自知不可能实现的终极理想以外,基本达成了民进党建党31年来几乎所有念兹在兹的政治目标,更开创了民进党前所未有又梦寐以求的美好时代。

真可谓,党的女人蔡英文。

蔡英文之所以如此快刀斩乱麻,是因为连她自己也知道,2018这道坎儿恐怕跨不过去。这自己一手打造的美好时代,就快要沦为明日黄花了。

四年前的“九合一选举”,民进党心里头不是不清楚自己赢得多侥幸。个别民进党籍的候选人,离了“太阳花学运”后选民的怨气和马当局彼时的施政不力,仅凭自己的本事根本不可能当选。果不其然,这些人走马上任后民调直直落,还未等到蔡英文上台,便已早早拉响了连任警报。

2014年民进党赢得13席县市长。图为党主席蔡英文走过贴满党籍县市长当选人的海报。


蔡英文不会不明白,2018年的县市首长选举只是小输和大输的关系,而不是输或赢的关系,没有其它选择。她能做的,除了祈祷国民党阵营分裂以外,就是尽力少丢几个县市而已。

但对于蔡英文而言,无论少丢还是多丢,只要是丢了,自己党主席的地位便会动摇。而蔡英文又恰恰是一位极其特殊的民进党主席,半路入党暂且不论,蔡本身并无强大的派系奥援,这让她与过往那些党内大佬不同:一旦失去党内权力,便会一道失去政治声量,这对蔡英文的2020乃至政治生命而言,都是极为致命的挑战。

“新潮流系”是民进党内的最大派系,其成员主要来自过去“党外新生代”与从事社会运动的基层党工。代表人物有陈菊、赖清德、段宜康等。


一系独大的新潮流系为求自保,早就开始动作频频。段姓立委最近的频频开炮,便被视作新潮流系意图在某些重大议题上与之切割,并顺便把烂摊子甩锅给蔡英文。

更何况,新潮流系还有赖清德这块神主牌,一旦蔡英文没能跨过2018这道坎儿,新潮流系一定会押宝赖清德来竞逐2020。新潮流系借打掉蔡英文的亲密战友林全来预演逼宫,而蔡也想吸赖的血来续自己的命。蔡英文与新潮流系之间互相绑架,因为彼此都知道,“行政院长”虽然一人之下,但却是实打实的政治易耗品,不知多少风云人物的政治生命折在这“阁揆”的宝座上。

但让蔡英文始料未及的是,赖清德非但没能为自己止血,甚至赖自身的民调还仍在逆势上扬,将自己远远甩在身后。据最新民调数据,蔡英文的满意度为28.1%、不满意度为59.0%;反观赖清德,满意度为46.3%、不满意度为35.2%。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蔡英文看到民进党内另一个太阳如此光辉异常,不知心中作何滋味。

更让蔡英文坐立不安的是,她的卧榻之侧又何止赖清德,更有自己养虎为患的柯文哲。

世大运闭幕式上的柯文哲。


柯文哲在去年8月30日台北世大运闭幕式上的致辞,堪称台湾近年来最为精彩与震撼的政治演说。柯文哲的致辞巧妙而灵活的兼顾台湾主体意识与中华国族意识,是柯文哲蓝绿通吃这一杀手锏的缩影。

而柯文哲致辞展现的姿态,也早已不是当年在政治追杀下仓皇竞选的医师柯P,更不是那个西服裤搭运动鞋、终日疯言乱语的老番颠(闽南语,指人年纪大了头脑不清楚),俨然已有几分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模样。柯文哲散发出的台湾共主的气场,透过网络,强烈地震撼着4.14公里外的“总统府”,震撼着2.59公里外的民进党中央党部,震撼着1.14公里外的国民党中央党部,更震撼着被体育精神与胜利喜悦消弭了彼此间隙与距离的每一颗台湾民众的心。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岁末年关,政治人物推出的新春贺联,往往成为颇具中华文化特色的政治温度计。2015年初,柯文哲推出的25万份“改变成真”便被台湾民众疯抢一空,台北市政府不得不上传电子档供民众自行打印。

2015年柯文哲“改变成真”春联


而2018年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新春贺联的主人,却让整个台湾政坛大吃一惊。

答案是:马英九。

谁也不会想到,当年的“九趴总统”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迅速回春。马英九手书的“海宇熙春金鸡去,乾坤生意骏犬来”一经推出,几经加印仍供不应求。甚至有“黄牛”拿到春联后,便转手在网络上高价出售。马英九的人气旺到不行,让幕僚私下直呼“人气好像回到2008年!”

马英九写的狗年春联成为抢手货,不但紧急加印到22万份,还被人在网上以350元新台币的价格拍卖。

台湾民众对马英九的重新追捧,足以让人感受到一股强烈涌动的民意暗流。要知道,国民党的两次惨败背后,蓝营基本盘的灰心弃投和中间选民的倒戈是两大主因。蓝营基本盘的回暖和中间选民的回流,将势必影响到年末的选情。这不仅让民进党始料未及,更暴露了国民党内此前那些靠打马立足的政治人物的荒唐与短视。

更加需要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九合一选举”的选情,尤其是“议员”选举的结果,是检视台湾政治未来走向的一大指标,甚至可能对两岸关系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因为现状是,蔡当局一系列的施政暴冲,逼走了一大批青年世代支持者。而这一世代台湾主体意识极强,在很难被国民党承接的背景下,青年世代在本次选举当中是否投向以“时代力量”为主的第三势力,将是本届选举需要密切关注的重点。

图为时代力量立委为无法阻挡民进党主导的劳基法修法道歉。


而第三势力,无论是“时代力量”还是“绿党”“社会民主党”,独派色彩都十分浓厚。在第三势力无力竞逐县市首长而主攻“议员”选举的前提下,第三势力能否借由青年选票走进议会,并在2020年乃至2024、2028年更进一步有所斩获,全凭年末这场选举的结果而定。这才是2018年选举不应忽视的、真正的重中之重。

蔡英文在尾牙上的谈笑风生,实则是一个国际谈判专家掩藏心境的职业习惯。但蔡英文当下面临的危机四伏,却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

在《后宫·甄嬛传》中,苏培盛对即将失势的安陵容说,“风水轮流转,好日子过了头,坏日子就临头了。”

只是如今,台北的那座“总统府”,越发看着像安陵容的延禧宫了。


“凤凰网(ID:ifeng-news)”是凤凰网新闻频道唯一官方微信公众号。除了提供关于重磅事件、政经热点的“大新闻”,也推出有趣味、有营养的新闻解读。欢迎关注。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凤凰网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